安防人的一天 探寻90后IPQC的“秘密”

  长城安防网讯:在许多人眼中,90后是狂放不羁的代名词,但也是新潮创新的生力军;是脆弱敏感的代名词,但也是活泼勇敢的创造者;是自私自利的代名词,但也是敢于奉献的新一代。

  杨金燕,就是众多90后中的一员,今年23岁的她是一家安防企业IPQC,负责公司光栅生产线的制程巡检工作。

  镜头下的她对每一项工作都得心应手,很难想象她是一个入职才刚刚满3个月的员工。

  跟随镜头,我们来到了深圳市艾礼安安防设备有限公司,记录了90后安防人杨金燕的一天。

  “提前十分钟 工作更轻松”

  在工作日,公司每天八点半上班,杨金燕坚持每天七点半起床,留足时间洗漱、吃早餐,“每天出门前我都会对着家里的镜子仔细地整理好自己的仪容仪表,这样是给他人尊重,也是给自己自信”,她笑着说道。

  8点20,她准时到达公司,利用上班前的十分钟梳理好当天需要做的工作内容,准备好工作所需要的文件资料,正式开始他一天的工作。

  最初提前到公司只是因为对很多工作流程不熟悉,早一点到能够多学习一些知识,后来她发现提前准备可以让自己尽早进入到工作的状态,于是往后每天都坚持提前十分钟到公司,“提前准备可以唤醒疲惫的身体,让自己调整好心态,工作效率也能大大提高”,这是她切身的感悟。

  上班铃响后她需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拿着当天需要使用的质检文件对产线的首件进行确认,而后对整条光栅生产线的所有工位逐一巡检一遍并随机抽查各道工序的产品是否符合公司的品质要求,以此保证产线各岗位作业的准确性与品质合格率。

  首先是按照产线的《首件送检单》检查光栅首件,确认首件的外观和性能都完全符合公司的品质要求后才允许产线批量投产;首件确认完了以后,她会参照《标准作业指导书》的作业要求以及该款产品的《用料清单》对每个工位进行逐一巡查,确保相关作业员能按照《标准作业指导书》和《用料清单》的相关要求准确无误的进行作业。

  “而后每两个小时我都需要这样巡检一遍,以保证产线各岗位作业的准确性和产品品质能持续稳定”, 她介绍道。她将每一次的巡查结果和各类异常的处理过程、结果都准确无误的记录在相应的报表内,并通过不定时的抽查产线各测试岗位的测试报表,实时的监控到整条产线的品质管控效果。

  每天,工厂单从她手下经手的就有好几百对光栅,按照抽样检查的规定,平均每20对经要检查4-5对,确保产品的合格率。

  下午5点30分,她会结合当天的工作过程和各类数据报表,对当天的工作加以总结并拟定次日的工作计划,力争把每天的工作做到最好。

  “深知岗位的重要性”

  当然,在检查中,也可能会出现一些异常问题。由于光栅是由众多零部件组装而成的,结构较为复杂、性能要求较高,对于一些员工特别是新员工来说,在作业时难免会出现电路板元器件的错漏反、锡面焊接不良、支架透镜装配不到位、漏装配件等作业不良现象,这些问题点都会加大杨金燕的工作量和工作难度。

  在巡检的过程中发现有任何品质异常,她都会第一时间跟当事的作业员沟通,指出错误之处并指导她如何改正。如果情况比较严重,她也会及时的跟产线的负责人或者上级进行反馈,请求协助处理,以保证能在最短的时间内用最正确的方法处理好各类制程品质问题。

  IPQC对于一个公司来说是十分重要的,她感觉到肩膀上沉沉的重担,“刚入职不久,公司把这么重要的工作交给我,是对我莫大的信任”,小姑娘透露出一丝自信,所以她在工作中丝毫不敢马虎,遇到有品质不良的产品,她会先将不良拿下产线并隔离,然后找到相关工位的员工通过现场观察和对员工的询问,分析出不良原因后找出改善方法,而后对相关员工进行批评指正并将不良品送修至产线修理处进行返修。

  对于安防制造厂商来说,生产制造是非常关键的一步,产品品质直接影响着品牌口碑,杨金燕对这一点有着十分深刻的认识:“作为一名质检人员,我深知自己的岗位重要性”,“就像我去一个品牌店买衣服,其实就是认可它的品牌,如果它的产品在一些细节上都不注意的话,那我当然不会再选择它”,她做了一个十分恰当的比喻,正是带着这样一个心态,她对待每一个检查的步骤都小心翼翼,小到一颗螺丝钉、一个小开关,大到产品包装箱的各个角落,每一次检查,她总是认真地根据《标准作业指导书》的相关要求进行检验,现在时间久了,她早已将作业指导书上的每一张图片,每一个文字铭记于心,在检查时也总是能得心应手。

  现在,无论是是她的同事还是上司提起她都赞不绝口:“她特别聪明,敢于接受和挑战新鲜事物,做事特别细致,她在这个岗位做的非常出色。”

  “我觉得安防是高科技”

  “以前从来没有听说过安防,也不知道它是一个行业,对安防产品也没有任何概念”,在最初接触这个行业时,杨金燕并不知道安防是什么,“刚听到‘安防’时我觉得是高科技”,她笑着说道,也就是这样一个没有任何经验的小白,却担起了这个公司的重要岗位。

  在交谈中她透露,今年3月她刚进入这家公司,一开始也是做着一线的生产工作,后来通过自己的努力学习和公司不定时的各项专业技能培训,逐步熟悉了光栅生产线的各个工作岗位,后来当产线的前任IPQC离职后,她怀着满腔热情找到了部门主管申请调任IPQC一职,后经部门主管的考核通过后,顺利的调任到了IPQC这一岗位,肩负起了公司产品质量监管的工作!

  “之前在其他公司任职时,我也是做着QC、IPQC之类的工作,所以现在的岗位跟我以前也差不多,只不过是产品不同”,而后,我们也了解到,杨金燕其实是正儿八经的文秘专业出身,原本是从事文事、秘书类工作的她现在却深入一线做起了品控的工作,她认为这也是一种十分巧妙的缘分,“第一份工作对我的影响很大,而当时我做的就是IPQC的工作,此后的几份工作也都是与之相关的,在这方面积累了很多经验,对于这个职位的流程都非常熟悉,所以即使换了行业也能很快上手”。

  光束、变频、误报、布线.....这些在业内人看起来如数家珍的代名词对于当时刚入职的杨金燕来说还是十分陌生的,“一开始看到整机的时候并不觉得有什么,拆开里面看才感觉好复杂的样子,当时硬着头皮就开始学习,一切都死从‘0’开始”,刚入职的时候,她还担心自己接受不了这些高科技的玩意儿,可在她的刻苦学习和同事的帮助下,她逐渐掌握了这些原本她觉得无法驾驭的难题,一段时间后,她对光栅的每一个部件都有了较为深入的了解,工作渐渐走上正轨。

  “虽然我不懂产品的研发、创意,但现在做起品控的工作还是游刃有余的”,短短三个月的时间,这个90后女孩从安防小白摇身变成了半个“专家”。

  提到女儿她就笑

  坦率、认真、爱笑,这是初见她的第一印象,我觉得她应该是一个刚毕业的小姑娘,而却在她提到“我女儿”的时候惊诧万分,这小丫头竟然已经当妈妈了?

  人们都说母性光辉是很伟大的,从她谈到自己女儿时的那股情不自禁就能看出,当我问到“工作之外最能让你开心的事情是什么”时,她立马接过话匣子:“那当然是我的女儿了呀。现在她还不到一岁,每次看见她都会觉得特别幸福,她的每一个小动作都能牵动着我的心”。

  而她现在唯一的遗憾就是她和爱人都要上班,没有时间照顾女儿,所以女儿跟外公外婆呆在一起,不能天天在自己身边,只有周末才可以相聚。

  “我现在最大的希望就是努力工作,慢慢的能拥有更好的生活条件,然后把爸妈和女儿接来我和我们一起住,一起生活。从此不再相互牵挂相互思念,一家人能开开心心的生活在一起”。

相关阅读:注意!安防人薪资六层不拖国家“后腿”